<var id="vx5rl"></var><var id="vx5rl"><strike id="vx5rl"></strike></var>
<var id="vx5rl"><dl id="vx5rl"></dl></var>
<var id="vx5rl"><strike id="vx5rl"><listing id="vx5rl"></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vx5rl"><dl id="vx5rl"><progress id="vx5rl"></progress></dl></menuitem>
<cite id="vx5rl"><video id="vx5rl"></video></cite>
<var id="vx5rl"><strike id="vx5rl"></strike></var><var id="vx5rl"><strike id="vx5rl"></strike></var>
<var id="vx5rl"><strike id="vx5rl"></strike></var>
<cite id="vx5rl"><video id="vx5rl"><thead id="vx5rl"></thead></video></cite><cite id="vx5rl"><video id="vx5rl"><thead id="vx5rl"></thead></video></cite>

董一凡:欧洲能源外交,远水难解近渴

2022年09月22日 07:21   来源:环球时报   董一凡

  随着欧洲能源危机加剧,欧盟以及欧洲主要大国拓展能源供应来源的努力也在不断加强。德国政府刚刚宣布总理朔尔茨将于10月初访问中东,这个消息进一步反映出当前欧洲能源外交的紧迫感。

  20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以来,欧洲国家普遍意识到,稳定的供应来源和国际市场环境是保障自身能源供应稳定、价格可控的关键,因此多年来一直通过与中东、非洲、中亚等地区国家发展合作关系,构建能源多元化网络,让“鸡蛋不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能源外交的内容也在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多版能源政策文件中有所提及。俄乌冲突以来,对能源供应多元化的需求和重视程度更是前所未有的上升。

  实际上,欧盟能源外交的重点方向与其对外部能源安全环境的认知密不可分。石油危机后很长一段时间,欧盟一度认为中东国家有以能源作为政治工具的先例,并考虑到中东动荡局势难以保障供应稳定,于是将能源外交的重心投向东方,与俄罗斯在冷战后不断深化能源经贸合作,俄罗斯一跃成为欧盟最大能源来源地之一,2021年俄占欧盟石油、天然气的进口比重分别达24.8%和39.2%。但俄乌冲突后,欧盟将俄油气视作“不可靠来源”并将相关贸易定位为“资敌行为”,转而将中东、非洲等地视作“救命稻草”,试图将庞大的对俄油气进口分散到其他国家。另外,随着欧洲天然气价格暴涨带动电力缺口和价格双双飙升,欧盟和各成员国将过去视作该被淘汰的煤电作为应急之道,也更加重视与印尼、澳大利亚、南非等动力煤主要出口国的经贸关系。

  目前,欧盟对俄油气进口量逐步下降已成定局。但同时,欧盟当前能源外交在“保供应”和“稳价格”两方面仍面临不小挑战。从供应上看,欧盟看重的“可靠来源”实际上并不像其设想的那么稳定,美国拜登政府曾表示向欧盟大幅扩大液化气出口,近期却表示要将天然气优先供应本国,挪威首相否认该国有能力大幅增加对欧输气,卡塔尔也曾表示“没有国家能够替代俄罗斯天然气”。中东、非洲部分地区的安全和政治动荡也将给欧盟能源供应带来不确定性。

  从价格来看,能源进口多元化和进口价格下降之间并没有必然联系。当前国际能源价格高涨是地缘政治危机和供求关系失衡共同作用并相互影响的结果,各国在这种市场环境下必然选择经济效益最大化的决策。在液化天然气市场上,亚太地区需求旺盛,欧盟国家需要支付比俄管道气多得多的溢价才能获得现货,俄罗斯还谋求与卡塔尔等国构建天然气出口国合作机制。在石油市场上,沙特领衔的欧佩克和俄罗斯等非欧佩克国家组成“欧佩克+”体制,共同进退防范油价过度下跌。在欧盟对能源外交对象需求增大的情况下,其获取能源订单的价格恐怕也只能随市场行情而波动。

  根本而言,欧盟能源外交是在激进“脱俄”的背景下被迫舍近求远,在将能源安全问题政治化的前提下寻求市场解决。虽然长期看,如果欧盟能逐步与他国构建合理稳定能源合作关系,其供应格局有望趋于稳定,但短期而言欧盟及其成员国领导人“环绕地球寻油找气”难以缓解当前困局。(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学者)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

董一凡:欧洲能源外交,远水难解近渴

2022-09-22 07:21 来源:环球时报 董一凡
查看余下全文
亚洲电影日韩在线高清v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