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vx5rl"></var><var id="vx5rl"><strike id="vx5rl"></strike></var>
<var id="vx5rl"><dl id="vx5rl"></dl></var>
<var id="vx5rl"><strike id="vx5rl"><listing id="vx5rl"></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vx5rl"><dl id="vx5rl"><progress id="vx5rl"></progress></dl></menuitem>
<cite id="vx5rl"><video id="vx5rl"></video></cite>
<var id="vx5rl"><strike id="vx5rl"></strike></var><var id="vx5rl"><strike id="vx5rl"></strike></var>
<var id="vx5rl"><strike id="vx5rl"></strike></var>
<cite id="vx5rl"><video id="vx5rl"><thead id="vx5rl"></thead></video></cite><cite id="vx5rl"><video id="vx5rl"><thead id="vx5rl"></thead></video></cite>

妻子举报丈夫醉驾:这样的“大义灭亲”需要警惕

2022年09月22日 08:20   来源:红网   王学进

  9月18日晚,宁波奉化一对夫妻因为琐事发生争吵,受气的妻子回了娘家,而怒不可遏的丈夫陈某在酒精的催化下居然一脚油门直冲丈母娘家。在丈母娘家耍够了酒疯后,又驾车回到了自己家中。妻子在劝说陈某不能醉驾无果后,遂选择举报自己的丈夫醉驾。交警依法对陈某处以吊销机动车驾驶证,追究刑事责任的严厉处罚。(9月21日中国宁波网)

  陈某咎由自取,罚当其罪,没什么可说的。但其妻子所为是否值得肯定甚至表彰呢?我看未必。一是丈夫犯错与夫妻争吵有关,妻子也有部分责任;二是举报是在丈夫回家、终止醉驾后,已不构成对他人威胁;三是夫妻感情会因此遭遇重创,危及亲情伦理关系,最终有可能导致家庭瓦解。

  2011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的刑事诉讼法修正案有一重大突破,即规定除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社会公共利益的案件外,一般案件中近亲属有拒绝作证的权利。有学者称:“大义灭亲的立法理念是错误的,不符合中国‘亲亲相隐’的传统。”因此,此条得以通过,表明长期以来在我国大力提倡的“大义灭亲”司法政策被颠覆。

  2015年高考某语文试卷以“女儿举报老爸开车时违背交通法规乱接电话”的事例为作文话题,命题者的意图显然是借此引导青年学子为这种“大义灭亲”之举点赞叫好。谁知,事与愿违,叫好者少,质疑者众。质疑者列举了某个特殊时期新闻报道中的例子,什么“许东才站稳人民立场检举奸商父亲”啦,什么“家庭妇女王佩芳坚决检举特务丈夫”啦,什么“小红智斗亲爷爷”啦,来举证以阶级立场突破人伦底线、以斗争哲学扫荡家庭亲情的“大义灭亲”的荒谬性。

  这次,高考指挥棒失灵了。这是好事,表明人们对中国式的“大义灭亲”传统有了全新认识和反思,而不是不分青红皂白对“大义灭亲”的说教照单全收,大唱赞歌。

  自古以来,中国就有告密的传统,迄今没消停过,有识之士无不对此痛心疾首。妻子举报丈夫醉驾,儿子检举奸商父亲,家庭妇女王佩芳坚决检举特务丈夫等等,其实都属于告密范畴,对这类肆无忌惮挑战人伦亲情底线的告密行径,我们要予以高度警惕,不但不应该渲染倡导,而是要予以批判抵制。

  当然,我这么说,并不是一概否定“大义灭亲”,在涉及国家安全或公共秩序的重大紧急事态上,“大义灭亲”自有其正当性,可以适度渲染和肯定。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

妻子举报丈夫醉驾:这样的“大义灭亲”需要警惕

2022-09-22 08:20 来源:红网 王学进
查看余下全文
亚洲电影日韩在线高清vw